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原罪未央 第525章 真相·关节娃娃“舞会”(7)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5:27

原罪未央 第525章 真相·关节娃娃“舞会”(7)

不请自来的擅自闯入者无法接受所见的真实景象,正到兴头上却被无故打扰者始终露出无动于衷的模样――倒映在双方的眼中,或许也就影射出在一定情况下,双方可能给予的最大恩惠。

空有一身切肤的风驰电掣,激动过了头,格雷觉得自己的脸上只剩下冷冽又干枯的笑容。

失去了先前全部的蠢蠢欲动。

他向来喜欢担当不速之客这样的角色,可是若是仅仅只入了当事人的双眼三秒钟,再擅长自娱自乐的人也会感到寂寞。

栖觉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对他做出如此挑衅会有何后果吗?

啊――对了,他也许可以将他房间里的那些个收藏品通通给电得麻麻的,留下有过心动的黑色印记。(生欢:明明就是焦黑……)

要口出怨言么?

或者在中途为眼前的画面插播自己的出场。

不,这也许会影响自己在小荀间心目中的形象。

再说了,看看眼前的这一切……很明显,小荀间此刻手脚备受残忍的束缚,自然是想动也动不了。

不过这两个家伙,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种难得遇见的对峙模样呢?

再次回过神来仔细去看的时候才意识到两个人身上的装扮也对比得太过鲜明,其实即使仅仅是单独拿出来也会让格雷眼前一亮。

精神一振的程度不亚于他发现了新品种的宠物,比遇到稍微有点力量的吸血鬼时的惊喜要更加浓厚,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只穿着一层单薄丝质里衣的小荀间,而且还被倒吊在树上,要不是因为上衣下摆有掖在裤子里,也许他就可以额……当然能够见到在旁边一脸半邪恶半压迫统治者嘴脸的栖觉像今天这样身穿一身嫩粉色也实属是难得,而他此刻还是左手嫩粉色小号套装右手草莓奶油甜甜圈。

好像一切都是为他准备的――不知为什么格雷觉得就是能够听到这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进入耳廓的时候充满神奇的蛊惑效果,由于不可置信还特意看了下两侧,虽然发现站在树下的真的只有他自己,但怎么办呢,看看树上的家伙,所有的唇齿翕动似乎都是在告诉自己――来吧,格雷大人,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你!

“格雷叔叔,你到底在那里出什么神啊?”

“啊?”笑容在男人的脸上融化,格雷发出一声感动的叹息,很明显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出不来。

“快来救我啊!”

大脑在充血,因为视线颠倒再加上长时间的体力不支,荀间发现自己此刻似乎只能发出咆哮,还是听起来有些半死不活的咆哮。

只是发出声音就已经让他无力再费心力去哀怨了,荀间闭上眼睛,但是因为重力在自己的身体里正不断放大,似乎就连眼皮也都无法幸免于难了。

两只脚似乎被启动了马达,但由于太过激动了,格雷的双脚完全无法达到相同的频率,一蹦一跑的诡异移动方式令荀间只想要捂住双眼。

哦,怎么办……他似乎要到极限了。

其实早就应该是极限了,他在这世上存活了有多久,诅咒就蹂躏了他多长的时间,他的身体再锻炼,也无法改变诅咒对他身体的伤害。

但是或许是因为有栖觉叔叔一直在自己的身边,这一刻的荀间真的以为自己有解决的办法了,找到办法对抗他身上的诅咒,还可以顺势避免父亲大人要求的“良药时间”。

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自己的跟前,可是令荀间仓皇失措大叫出声的是因为朝向自己不断缩短距离的那颤抖着状似舞动的双手。

“啊――你要做什么?

原罪未央  第525章 真相·关节娃娃“舞会”(7)

!”

第一眼还以为是有什么病痛缘故,可是等他看清楚那张喜不自禁的俊脸他就直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一瞬间收缩,旋即炸了起来。

似乎被他那一双晃动着油脂光泽的瞳孔中的狂热给烫到了,这样的动作……他是要对自己当场剥皮削骨吗?

可是他却感受不到一点儿恶意,接收的信息居然会是欢喜……天呐,他是不是精神错乱了?

而于危险时刻,荀间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该向谁求助了。

因为,看看上面,站着异常执着的栖觉,而再看眼前,那双干净细白的手就快要碰到自己的脸……

不行了,是要死、还是要哭笑不得着死……这样的选择题他真的想要放弃。

“喂――,格雷。”

只是被叫了名字就停下了动作,或者该说他终于找回到一时清醒。

格雷抬头看向栖觉,“做什么?”

栖觉眉头深锁,抬了抬左右两只手示意,然后又开口,“我们赶时间。”

才不信――格雷嗤之以鼻,“没看出来。”同时手上的动作还没有收回去。

“你这样我会很困扰。”栖觉不打算退让。

格雷冷哼一声回应,“你这样小荀间也会很困扰。”

而仍然被倒吊着的荀间呢,紧绷的双眼牵动欲哭不哭的泪腺:你们俩谁这样我都很困扰。

“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潜台词是完全不打算离开,格雷抬起头,通过眼神如是传达。

“我只是要他做出选择。”栖觉说得煞有其事,而且语气偏向凸显自己的公正,“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不应该优柔寡断的。”

荀间瞪大眼睛――如果是正常无偏差的陈述事实的话还好,可是此刻明显是在扭曲事实哎!

“什么时候要我做出选择了?你明明就是在威逼!”

“哈啊――?我哪有啊?”栖觉无辜地掏掏耳朵,虽然是装模作样地掏掏耳朵。

“就有!这不是明摆着吗?!”荀间伸开双手示意自己的处境,同时还不禁感叹这绳子的结实程度,自己都这么用力地尝试挣脱了好几个小时了,却完全没有断掉的迹象。

还处于不明所以的格雷努力倾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希望能够找到一点有用信息可以有助于理解――那么,栖觉生气是因为小荀间不知道该选择粉色套装还是草莓奶油甜甜圈吗?

可是套装与甜甜圈,……这能做对比选择吗?

从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两样东西,这怎么选择啊!

“你敢不敢说实话啊!”荀间难得恼羞成怒。

“你敢向我挑衅!”

“至、至少我比你有勇气!”

“……”

沉默了?

格雷随荀间一并看向栖觉。

“……那倒是啊!”

“嘎?!”格雷僵在那里――好吧,他还是不明白这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栖觉与小荀间……都不适合解释。(未完待续。)

安康男科医院
景德镇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上饶治疗男科方法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预约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