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萌妻难驯 二百九十五章 专治各种不服

发布时间:2019-09-25 17:59:14

萌妻难驯 二百九十五章 专治各种不服

在明亮的光束映衬下,白色的两片泛起璀璨的光泽,陆雪漫被绚烂的光晕包裹,仿佛从天而降的仙女,牢牢锁住了众人的目光。[燃^文^书库][]

“众所周知,盛昌集团是这场舞会的发起人,让我们有请陆雪漫女士为我们带来开场舞。”

邱子峰充满磁性的嗓音换来热烈的掌声。

谢家姐妹和荣蓁蓁站在人群中,目不转睛的看着万众瞩目的陆雪漫,坐等她丑态百出。

其他人对顾家的沧海遗珠知之甚少,都想一睹她的风采。

掌声逐渐消退,邱子峰继续説道,“在场有这么多位男士,谁愿意与陆女士共舞一曲呢?”

在场的单身贵公子不在少数,对方是顾家巨额遗产的唯一继承人。虽然刚才只打了个照面,但是像她这么嫩的软妹子在上流社会并不多见。

最关键的,她不会做生意,在财产管理方面一窍不通。蒋斯喻在的时候,她可以依靠亲妈。

那么以后呢?

把这样的老婆娶回家等于娶了个提款机,等蒋斯喻老了,还不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谅她一个理财盲人也看不出门道!

豪门阔少们跃跃欲试,谁也不想放过这个与她近距离接触的好机会。

只不过,他们没有真正领会邱子峰的意思。

他当然知道在场的男宾巴不得与陆雪漫搭上关系。所以,他真正的意思是谁有资格与她共舞一曲。

试问,在而今的海都,除了夜氏集团,哪个家族能与顾家比肩?

邱子峰等三人分工不同,白浩然和宋一铭分别站在大厅两侧,不住的观望周围的动静。哪个不知死的敢先出头,就让他下不来台。

在高中的时候,文绍桓曾经暗恋过陆雪漫。好不容易在高三的时候与她做了同桌,尽管备受欺压,他也甘之如饴。

可那年他没有参加高考,被父母带去了瑞典。自从继承了叔爷爷的遗产,他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与其他的豪门阔少经历相似,他第一段婚姻是不折不扣的经济联姻。

貌合神离的婚姻维持了不足两年,他跟妻子便分道扬镳了。

这次回到海都散心,却意外听説陆雪漫离婚的消息,也许命中注定他们应该走到一起。

文绍桓只向前买了一步,宋一铭嘲讽的説辞便传入耳膜,“文大少,听説你刚刚离了婚不久。既然旧伤未愈,你何不把机会留给其他人呢?”

一句话换来其他人的附和。

“就是就是!头婚的着急是应该的,二婚、三婚的靠边站!”

“刚离婚就忙着另结新欢,他可真够着急的!”

“我听説他的前妻姓余,是权家大少奶奶谢雅婷的表姐。谢雅婷就在对面,看到前姐夫对别的女人感兴趣,她会不会气歪了鼻子?”

“权家已如江河日下,她都自身难保了,敢跟文家较真吗?”

十分不悦的清了清嗓子,文绍桓极为绅士的退回去,默默隐入了人群。

枪打出头鸟,文家大少爷吃了哑巴亏,但凡捡眼色的阔少纷纷打消了念头,可偏有不开眼的愣头青。

理了理笔挺的西装,严青川步态悠然的向舞池走去,可没走出几步,便被白浩然叫住。

“严大少,令妹的伤势好了些吗?作为中国好哥哥,这个时候你出现在这儿似乎不太合适吧?”

他一身黑色西装,黑色亮片条纹在灯光下泛起幽暗的色泽,配上他狂傲的气质,给他整个人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谁都知道不能得罪严家,不由为白浩然捏了把冷汗。

“白大少,你认为我应该在哪儿呢?”

严家不好对付,难道五大家族都是吃素的吗?

一个外来暴发户想在海都只手遮天,连权慕天都敢打,当他们兄弟几个是摆设!

既然你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们欺负你!

“你应该去找肇事者。据我所知,打伤令妹的是一个名叫黄鑫的学生家长。你不去替令妹出气,却到这里潇洒,实在有些説不过去。”

“我来都来了,如果不尽兴,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挑眉望向白浩然,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屑,他轻轻摆手,不以为意的继续道。

“白大少还是多关心关心未婚妻,舍妹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

他自信满满的走到陆雪漫面前,却没有料到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哪个不长眼的敢跟本少爷抢风头?

一张妖孽般的面容跳入眼帘,严青川讥诮的笑了。

“怎么,我的人手下留情没打死你。你就想在这儿让我下不来台是吗?”

他嚣张的説辞惊呆了在场的所有来宾。

这是公然挑衅的节奏吗?

谁都知道权慕天的火爆脾气,他这么做这是把严家往死路上逼啊!他这么坑爹,真的好吗?

一抹冷冽涌入眼眸,定定的看着他,权慕天的声音不高,却字字掷地有声。

“据我所知,你的夜总会已经被警方查封,公司也被吊销了营业执照。三年之内,不许经营任何娱乐事业。今天你站在这儿,是得到的教训不够多,还是想再尝尝我的厉害?”

“你玩我玩得好,我佩服你。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从今天开始,你最好天天祈祷不要被我反咬一口。”

菲薄的唇勾起淡淡的戏谑,他并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下一次,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被女人救走!”

后撤了几步,严青川冰冷的目光扫过全场,故意抬高声音,坏笑着説道。

“前几天深夜,权少被一伙人围攻,差diǎn儿丧命。幸好一位红颜知己路过,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你们説説看,他是不是很走运,也很有女人缘呢?”

权少居然被一个女人救了

萌妻难驯  二百九十五章 专治各种不服

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总不会又是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吧?

严青川!

被人当众戳中软肋,权慕天双拳紧握,恨不能一拳打爆他的头,却强忍着没有发作。

深吸了一口气,他深邃的眼中闪过一重晶亮,朗声説道,“难道大家不想知道那个救了我的人是谁吗?”

秒懂了老大的意思,宋一铭和白浩然齐声喊道,“我们超级想知道!”

眼角的余光扫向严青川,他仿佛在説,我权慕天专治各种不服,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她就在现场,大家不妨猜猜看。”

深深的望向陆雪漫,他眼中的情愫溢于言表,仿佛一座熔浆喷发的火山,能轻而易举的融化一切。

前一秒,满满的都是火药味,她甚至以为他会与严青川大大出手。

她正在琢磨该怎么劝架,权慕天却将计就计,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她身上。

这厮想做什么?

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陆雪漫脑袋里好像有什么炸开,整个人一动不动的僵在那儿,什么也想不起来。

一步步向她走来,男人每走一步,她的心也跟着颤动,甚至有逃跑的冲动。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她要是跑路了,权慕天的面子就掉到地上了。

万一他向我求婚,怎么办?

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再嫁给他一次呢?

神啊,谁来救救我啊!

走到她面前,权慕天单膝跪地,从怀里摸出一枚双环钻戒,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缓缓开口。

“漫漫,与你离婚是我这辈子犯下最大的错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纠正错误的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跟咱们的孩子,你愿意吗?”

他竟然随身带着那枚结婚戒指,这不科学!

我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吗?我们好像还没有发展到非婚不可的地步。

再説,我连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都没谈过,就这么被你打包带走,实在太冤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她的第一反应是逃避。就在她准备拒绝的一刻,脑海里响起另外一个声音。

你都是孩儿他妈了,能不能靠diǎn儿谱?

这男人帅到掉渣,还百看不厌。虽然是头腹黑狼,简单直接、不懂浪漫,有的时候还有些粗暴。

但总体来説,他属于善良之中加diǎn儿坏的那一类。

让人又爱又恨,却欲罢不能啊有木有!

这么好的男人摆在眼前,你做梦都会笑醒。如果你现在拒绝他,会后悔终生的!

大厅里陷入一片静默,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舞池中央的金童玉女,自动忽略了严青川的存在。

周围安静极了,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抿着唇瓣,陆雪漫紧张到不行,弱弱问道,“这个戒指早就被我扔掉了,你从哪里找来的?”

前往南都当天,她把戒指扔进了仁爱医院附近的人工湖。

当时,她心灰意懒,只想逃得远远的,这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男人。

她的问题很傻,大大出乎了权慕天的意料,他不由哑然失笑,“如果我説这是我让人从淤泥里捞出来的,你信吗?”

得知自己被离婚之后,他让林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结婚戒指。

林聪带人沿途寻找,都一无所获,便想去人工湖碰碰运气。

仁爱医院附近的西子湖属于公共设施,林聪找到权氏旗下的园林公司,以疏通地下管道为名,抽干湖水,把湖底的淤泥全部挖了出来。

几百名在几十吨的淤泥里工人找了七天七夜夜,终于找到了戒指。

“你在哪个湖的淤泥里找到的?”

“西子湖。”

大厅极为宽敞,观众离得远,听不到他们在説些什么。只知道,两个人神色暧昧,俨然一对情意绵绵的xiǎo情侣。

默默给权慕天diǎn了个赞,蒋孟堂担忧的望向姑妈。此刻,蒋斯喻紧绷着嘴角,脸色苍白如纸。

陆雪漫,你要是敢答应就不是我女儿!

宜春治疗早泄医院
盐城好的男科医院
盐城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盐城男科
盐城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