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山水】明日取香(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9:44
1
初夏。
清晨,烟雨朦胧。
湿漉漉的街道上,陡现一辆七位数起跳的高级跑车,它一路高调飞奔,搞得沿途鸡犬不宁,最后停在了一家香料店前。
从车上走下来一名男子,他一手撑起雨伞,一手抚平制服上的褶皱,又将刘海拨到一边,接着轻叩门扉。
悬挂“闲人勿扰”的木门在“吱呀”一声中被慢慢打开,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来,那是一张睡眼惺忪的脸。
“亲爱的,我来接你去上学!”
“你是谁?”
“我是韩梓萱,你隔壁班同学。”
“喔,等一下。”
当木门再次被开启,一股暗香扑鼻而来,视线中出现了一位高挑消瘦的少年,他身穿同款的青蓝色制服,衣领上别有一枚樱花状的徽章。
少年留有一顶乌黑的中长发,双鬓修长,刘海落在眉梢,五官端正的过分,看起来秀色可餐。
上下打量一番后,韩梓萱哑然失笑,伸手挎上他的肩膀将他带入车内,朝音乐学园飞奔而去。
2
韩梓萱初遇夏陌纯属偶然。
那天,他闲来无事,便去参加一场钢琴比赛。在后台整装时,从镜中瞥见一名美女路过,当即两眼发亮,转身追了上去。
“女神,请留步!”对方闻言并没有止步。韩梓萱优雅地绕到她身前,一手抵在墙上挡住去路。他迷人一笑,抛了几个媚眼。
“让开。”女神不屑一顾。
“好,先告诉我你的芳名。”
“夏陌。”
“卡哇伊~”韩梓萱故作惊叹,侧身让路,目送着她款款离去的背影,内心小鹿乱撞。他躲在帷幕后边,听得琴声悠扬,沁人心脾。
那场比赛他输得一塌糊涂,不过,他丝毫不感到沮丧,反而斗志昂扬。
隆重的颁奖仪式结束后,韩梓萱一路尾随女神。她左转,他跟着左转,她右转,他也跟着右转。
在一条樱花盛开的林荫道上,女神停下了脚步,回头怒目而视,慵懒的眼神里顿时充满杀气。不过,韩梓萱非但没有退缩,反而不怕死的上前搭讪,不依不挠。
“美丽的你,连生气都这么美丽。我是否在哪里见过你?”
“你看错人了吧。”
“是的,我之前都看错了人,直到遇见了你,才知道什么是缘分。”
“你真的看错人了。”面对这等花痴,简单的言语苍白无力。
韩梓萱洒脱地拨弄刘海,郑重其事地单漆跪地,抬头刚想表白,却意外发现……女神竟然有明显的喉结。
其实夏陌是个男生。
为了缓解尴尬,韩梓萱口不择言。
“不管你是男是女,你的美丽都令我倾心。”
“我是男的。”
“请留下联系方式,我好随时找到你。”
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韩梓萱成了夏陌的追随者。
他会准时地接他上学,准时地送他回家。为他做牛做马,只为他口中所说的缘分?其实,另有所图。

雨停了,朦胧的日光漫入窗内,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教室一角,夏陌趴在桌上蒙头大睡,无视周遭的书声琅琅,在梦中与上帝聊天。
不久,梦中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快看,新来的插班生。”
“我正看着呢,她是……”
“怎么看怎么像白发魔女。”
“我倒觉得她像白雪公主。”
“你俩白痴,人家染发了而已。”
“不管,反正她是我的……。”
男声女声此起彼伏。夏陌与上帝的聊天被迫中断,他微微抬起头,往讲台上瞥了一眼,顿时,涣散的精神集中起来。
那是一条雪白色的连衣裙,那是一双茉莉色的凉鞋。那是一位妙龄少女,皮肤白皙的不像话,隔着十几排课桌都看得见白色的反光。
未等班主任开口,少女便走下讲台,走向教室的角落。
夏陌看着她朝自己走来,心中断定她以为自己是女生,便善意地提醒:“我是男生。”对方闻言毫无忌讳,没有迟疑地拉出椅子坐下,自顾自地翻出一本乐谱在手中摊开。
少女突兀的举动令教室内热火朝天的喧闹陡然变成0℃的冰凉,接着是一片死寂。
班主任的表情僵住了,但很快转为心领神会的笑容。她心想夏陌远近闻名,有女孩子主动接近实属正常。
于是,她咳嗽了几声,让同学们的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始介绍道:“这位新来的同学名叫尚香,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夏陌一听见这个名字便浑身激灵,逐渐清醒。他凑近一闻,暗叹人如其名,她身上果真有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
夏陌非常喜欢香料,也非常热爱花香,一闻便心醉,醉后又安然入睡,等他醒来早已人去楼空。
他努力地回想,望着窗外幽静的景致发呆,直到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亲爱的,该上钢琴课了。”他才回过神来。
樱花树灿烂盛开,韩梓萱拉着夏陌的手,两人穿梭其间,很快来到了一栋装潢华丽的教学楼前。他们登上旋梯,跑得气喘吁吁,幸亏铃响之前进入课室,不然肯定挨批。
两人往课室的角落走去,呈弧形的座位上早已坐着跃跃欲试的同学,他们正为每周一次的自由演奏摩拳擦掌。
4
高中部设有两个特优班,夏陌在A班,韩梓萱在B班,除了班会课和理论课,两人都在一起。
在一起时,夏陌喜欢睡觉,韩梓萱喜欢四处观望,寻找下一个对象,然后让他帮自己牵线搭桥。
韩梓萱惊奇的发现,夏陌拥有不可思议的女人缘,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若不是他刻意保持低调,若不是他喜欢睡觉,恐怕早已有上千粉丝追随其后,争相示爱吧。
正当韩梓萱忙于寻找真爱,琴台上的导师念起了一个名字,尚香。
这一听,韩梓萱立刻来了兴致。这虽然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但听起来却异常地熟悉。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位白裙少女翩然走向琴台,在导师的殷切注视下,她坐于白皮转椅上,手指开始触动琴键,发出一个又一个跃动的音符。她弹奏的是肖邦的g小调夜曲。演奏完毕,台下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导师又念起了一个名字,夏陌。
没有人回应,她便大声叫道:“夏陌在哪里,把他唤醒。”
韩梓萱闻声回过神来,双手并用摇晃身旁的少年,可他睡得很沉,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
这时,尚香刚好从旁经过,与他对视一眼,几秒钟后游离。
韩梓萱顾不上追随女神的脚步,赶紧催促夏陌上台演奏。
他倒是一脸淡然,伸了一个懒腰后,轻飘飘地离开座位,又轻飘飘地登上琴台。
一时间,全场静默,同学们心中清楚,夏陌的琴技非同一般,他们但愿洗耳恭听,毕竟,每周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导师退下了琴台,将台上的钢琴和空气都交给了夏陌,生怕影响他的独奏,而他还是一脸淡然,不过,在纤细的手指亲吻黑白色琴键的那一刻起,他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变得格外专注,变得格外热情。
贝多芬的《月光》,每一个音符都一丝不苟,每一段旋律都扣人心弦。
夏陌用百分之百的原味致敬音乐大师,然后用自己的心意将支离破碎的白月光重构成一场十六夜圆满的相会。
有多么令人动容,有多么令人神往。
琴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青涩的嗓音:
“最爱的,离我而去;最恨的,还在心底。”夏陌满怀诗意的念叨两句,末了一声啜泣,这是他的怪癖。每次演奏完,都要在末尾补上这么一两句。
台下先是一片死寂,而后,伴随导师的掌声,全场如烟火绽放般迅速沸腾起来。女生喊得嘶声力竭,男生手掌拍得通红通红。
在掌声和喝彩的夹道欢迎下,夏陌踱步回到座位,眼皮沉重,坐下即睡。
不知何时,尚香坐在夏陌身旁,而韩梓萱已在台上表演,那撕心裂肺的琴声听得同学东倒西歪,唯有他孤芳自赏。
5
自由演奏结束后,本该一哄而散的同学很快组成了两支队伍。男生紧跟尚香的玫瑰花香,女生紧跟夏陌的缓慢步履。
韩梓萱走在夏陌身边,丝毫不理会身后的尖叫声,只是时不时朝隔壁街的尚香抛媚眼,送爱心。
正午时分,两帮人马都在饥饿的驱使下就地解散。
尚香从街道一头走来,在夏陌的身前停下,问道:“你去食堂么?”
“去,去,去,为什么不呢?”未等夏陌开口,韩梓萱便先声夺人,“现在去,立刻去,马上去。”说完侧身抬手,表示女士优先走。
尚香无视他的盛情邀请,转身看向夏陌,他眯着眼睛,一脸淡然,似乎天塌下来都不关他的事。
最后,在韩梓萱的强拉硬拽下,夏陌陪着尚香来到食堂,他们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韩梓萱非常自觉地替尚香打来了饭菜,而他自己则坐在长桌对面盯着她看,夏陌就趴在他身旁睡觉。
“你们不吃点东西么?”
“我早餐吃多了,现在不饿。”韩梓萱只是想专心地看她吃饭的可爱模样。
“那么,夏陌呢?他早餐也吃多了?”
“这倒不是。他一天用12个小时睡觉,低能耗,吃完早餐,可以撑到明天早上,一点不饿。”
“这……”尚香刚用筷子夹起的豆腐块,一下子粉身碎骨,掉回了盘中。
“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当初也不敢相信,陌陌就跟猫咪一样,有多久就睡多久。”说着,韩梓萱伸手摩挲夏陌的头发,非常柔顺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尚香匆匆用完午餐。她没想到夏陌需要的是睡眠,而不是午餐。
层云遮遮掩掩,阳光微弱,尚香却望而却步,她从书包里取出折叠式的遮阳伞,与夏陌和韩梓萱挥手道别。
韩梓萱背起睡眼模糊的夏陌,目送她一人走入樱花道,消失在一片朦胧之中。这时,身后传来一通低声的议论。
“难怪她这么白皙,这点阳光也撑伞。”
“原来如此,我们也试试看。”
“她应该是洗过牛奶浴吧,不然就是使用了很多的白肤乳,洁面霜……”
“好,这也值得一试。”
韩梓萱一听心里不是滋味,竟然有人胆敢议论自己的女神,他登时血气上涌,回头一瞪眼,那厢立马噤声。
下午,韩梓萱又开着那辆高级跑车,一路鸣笛,奔向街道的末尾。
这里,夏陌正用毛巾辛苦地擦洗落地玻璃窗上的污渍,他的动作非常缓慢,气力也时有时无,看得韩梓萱心疼。
带上车门后,韩梓萱赶忙提起水桶拿过毛巾,暗哼,虽然本少爷没做过家务,但这些小事我还是可以应付。
帮夏陌里里外外料理完杂务,韩梓萱胸有成竹地站在他面前,双手插在口袋中,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看,大义凛然的说:“陌陌,我帮你做了家务,你要帮我泡妞。”
“谁?”
“尚香!”
“拒绝!”
“为什么??”
“因为……”
6
得不到夏陌的帮助,韩梓萱泡妞的唯一资本就是钱,可是一番观察下来,他发现尚香喜欢的不是钱,而是香料。
梓萱这才想起夏陌开的那家店就是售卖香料的,由于地处偏僻,顾客少得可怜。
如果夏陌的粉丝知道了这家香料店的存在,可想而知,所有装满香料的瓶瓶罐罐一定会很快被一抢而空。可惜,他就是爱玩低调。
韩梓萱左思右想,最后还真给他想出一个绝妙的方法。
他从若干个抽屉中取出一封又一封的情书,这些都是他以前拜托夏陌代笔写的,原本是送给一时心仪的女生,却没想到会被一一回绝。
后来才知道,那些女生都清楚情书是夏陌的代笔,根本谈不上自己的心意。
不过,他对尚香是情真意切。
韩梓萱拆开所有情书,临摹夏末的字迹,他一字一句的写,写满了一本记事本就再换一本。
昏暗的台灯下,面对这铺满桌面的情书,韩梓萱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有资格追求尚香,但他真的觉得她就是自己的期待已久的女孩,只有她才是自己想要的归宿。
韩梓萱奋笔疾书,历经一个周末,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不仅学到了夏陌写情书的要领,还把他的字迹完美地拷贝下来。
在周一上午,他乘机将一纸信封塞进了尚香的书包中,然后拉起夏陌往外狂奔,开着跑车以最快的速度把夏陌送回家。
韩梓萱刚想离开香料店,就被夏陌拦下。
夏陌半掩着门,一本正经地说:“你不可以喜欢尚香。”
他并没有说明理由,说完便关上了门,他背靠在上边,拼命思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韩梓萱听后愣在原地,一脸惊愕,没想到,夏末也喜欢尚香……
苦思冥想,犹豫不决。他怎么就没察觉到夏陌的心意,只是,夏陌平时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懒散样,对待尚香也是不冷不热,叫他怎么知晓那份心意。
情书已经偷偷送出,后悔都来不及,韩梓萱一咬牙根,既然如此,就把自己的计划进行到底。

共 68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明日取香】是一篇凄凉的小说,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语言上的太大起伏,却深深震撼人心。文章讲了韩梓萱、夏陌和尚香的故事,演绎了一段友情,两段不同表现方式的爱情。韩梓萱一开始以为夏陌是女生,硬要搭讪,得知误会之后还是毅然追随,这段友情让人感动。韩梓萱喜欢尚香,百般想办法追求,却才知道夏陌也喜欢尚香。尚香应该也是喜欢夏陌的,两个人却没有任何表示。韩梓萱模仿夏陌的字给尚香写情书,尚香以为是夏陌,却不想见到的是韩梓萱。由于误会尚香摔倒,有不同寻常的白化病的她被灼伤,病发进院,最后是夏陌用自己的皮肤换回了尚香的美丽,自己死去,怀着与尚香无法实现的那个明日的约定——明日一起来采摘玫瑰花,来采摘茉莉。小说读来让人唏嘘,触动人心,前后关联紧密,值得品味。问好老师!推荐欣赏。【山水神韵编辑:林琳】
1 楼 文友: 2014-05-24 08:55: 7 韩梓萱陪着尚香来到了高楼大厦间,这里有一个花园,地上长满玫瑰花,青苔色的矮墙上缠绕着茉莉。 每一年,两人前来采摘一把,放在夏陌坟前。欣赏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5-24 09:56: 1 文友的文笔真好,不过记得以后要分段哦,还有 的 、 地 、 得 的使用注意一下,不要总是通用。欢迎赐稿,祝创作愉快! 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5-24 10: :4 这不是完整版,只供参考。宝宝经常流鼻血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突然拉水吃什么药
小孩咽喉肿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