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中国制造超越山寨D打印激发创意

发布时间:2019-08-15 19:19:53

  十几年前,安德森作为《经济学人》驻香港的,在广东蓬勃的工业区待过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中国的制造业因为价格低廉开始引人注目,西方公司雇用香港的中介机构,然后参观深圳、东莞等地的工厂,接下来双方签订合同、准备信用证、交换银行账户等等。在没用互联的年代,双方要面对漫长的指导工作进程、大量的图纸和传真说明,折腾好几个月才能进入实际生产环节。

  然而从这两年开始,不管你身处美国还是非洲,当你作为一个玩家需要量身定制某项小型电动机或其他机械设备时,只需要在上与中国厂家沟通一二十分钟,仅仅10天,你所需要的几千个精巧的定制小产品,就已经顺利到手。你不必是个企业家,也无需懂得过去高门槛的专业机械知识,就能获得所需。

  安德森面对这些新现象时,带给他冲击的并不单是互联带来的信息交流的便利,而是老旧制造业模式有可能面临终结。制造业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但在安德森看来,这种变化还不够彻底,或者说还不够天翻地覆。因为制造业始终把持在大企业和专业人士手中,从未向所有人真正完全开放。过去由于专业知识、特制设备以及大规模生产成本因素,大众进入制造业受到严重制约,眼下这种桎梏正在逐渐消失。

  克里斯 安德森

  而像安德森这样热爱自己动手发明智能机械产品的 创客 ,他发现制造业变革不在于更改制造过程,而是由谁制造的问题。全民创造的DIY(自己动手)魅力或将远大于大企业和商业巨头的大包大揽。 创客运动 的工业化,是数字制造和个人制造的合体。人类极有可能第一次摆脱对生产资料系统(重资产)的依赖,仅仅凭着自己的头脑这个轻资产,就可以把创意高效能地变为现实。对安德森的个人生活而言,他可以带着儿子们改进制作小型飞艇、遥控飞机,可以让女儿们下载或修改开源的软件,然后在机上打出 过家家 的整套玩具。

  在安德森看来, D打印已经成为新工业革命的最后一块拼图,凭借这样的数字生产工具和Arduino这样的实体计算平台,人们可以在自家桌面上制造精密复杂的产品原始模型,无需任何特殊技能。由于有了云工厂,从单个模型到大量产品生产也变为现实。

  大规模生产的优势在于重复制造和标准化,而 D打印则有利于个性化和定制化,数字制造时代的一大胜利是我们可以在大规模生产与定制之间作出选择,却不用支付昂贵的手工制作费用,这两者现在已经成为可行的自动化制造方法。

  于是安德森辞去了《连线》杂志主编一职,投入到这样的新趋势中,成立了美国最大的开源飞行器研发公司。安德森仍旧经常去广东,他告诉我说,每次去都为中国工厂里强大的创新能力感到吃惊。在 创客 时代,中国工厂站到了和美国竞争的前沿,而不再采用过去非常普遍的 山寨 做法。安德森认为,目前中国能够提供给全球 创客 的,主要是制造和工程技术,而这些资源对于西方国家来说很稀缺。

  你从 创客 趋势里看到了再工业化的特征,再工业化不是重回传统制造业,而是发展人人可以参与的虚拟化的制造业。你认为中国在这股潮流中,会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安德森:这很可能是中国制造业的未来。马云也看到了这股趋势,他将客户定制这一模式称为 C2B 客户对企业,这是一条贸易的新康庄大道,完全适合DIY运动的微创业者。马云说: 如果我们能够鼓励企业接受更多跨界小订单,就能获得更高的利润,因为这些小订单都是独特的非商品产品。 当我坐在美国加州的家里,在阿里巴巴上发出5000台小电动机的订单时,10天后它们居然就被送到了我家门口。

  我们都是创客,生来如此。看看孩子们对于绘画、积木、乐高玩具或者做手工的热情就知道了。互联移去了对创造性的压制,使人的创造本能得到释放,大家都可以参与到产品设计中去,定制产品,这将完全颠覆传统制造业。阿里巴巴上的一些中国企业,可以很好地为创客服务,阿里巴巴让普通人能有办法取得世界级的制造设备。

  我觉得这背后有三大动因。首先,中国的互联一代已进入企业管理层,他们了解面向大众的重要意义。其次,数控机器等数字驱动工具越来越多地应用于自动化生产中,增加了生产灵活性与产品可定制性。小订单与大批量生产难易程度相似。最后,此类小批量订单可以解决中国企业低利润的关键问题,定制产品更具特性的小型客户可以带来更高利润,竞争程度却随之减弱。

安培林
2011年汕头文创教育B轮企业
其他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