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轮回永叹 第九十章 残忍的守护(九)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5:47

轮回永叹 第九十章 残忍的守护(九)

这是一个复杂的夜,有人为了工作加班加点,有人为了考试挑灯夜战,有人为了冲动在夜店醉酒笙歌,叶轻纱在这个夜里失去了一切,叶轻依在这个夜里被秘密的转移,于涵孜在这个夜里孤立无助逃亡,槃游二在这个夜里成了牺牲品。

而叶轻眠,在这个夜里,为了守护去选择残忍。感觉好像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前一夜搬家折腾整晚,天亮后在校园偶遇花织闲逛了整天,之后经历了灰宫告之死和一次诡异的空间穿梭,夜晚来临后又亲自导演了一场斩亲断情的大戏,同时正式收编了孙常在和展流。

他在等关桑的消息,有很多事不敢主动去问,三番五次拿起又放下,唯恐听到不在自己计划中的结果。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空荡荡的别墅里,呆呆的看着那正在雕刻时间的落地钟,似乎唯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存在的意义。

铭柠卜屋里,钟铭迎来了一位客人。

“今天晚上很热闹啊。”山香爱像跟老熟人打招呼一样随意的开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到了钟铭对面。

“你也收到消息了?”

“不久前被绑架的叶轻纱带着两个女子返回,因不满叶轻眠将其排除家族的决定,在其眼皮子底下枪杀了新继承人叶轻依,叶轻依在医院抢救无效确认死亡。叶轻纱在随后的逃离过程中伙同随性的两名女子,先后杀死了叶轻眠三名保镖,一人死于枪击,另外两名疑似死于汽车油箱爆炸,其好友于姓女子在这之后消失。”山香爱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如同亲眼所见般的娓娓道来,“表面上看就是这样,不知道钟先生有什么可以补充的吗?小女子的情报系统可还过得去

?”

钟铭微微一笑,这个山香爱真是时刻都不忘点点自己。对于她情报的搜集能力,钟铭早有领教了,其实不用她特意强调,也知道自己处于随时都被特备关照的境地。“跟我得到的信息差不多。不过也许我有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也许你想听听。”

“我就说嘛,这大冷的天出门一趟,不会没有收获的。”山香爱笑眯眯的说道。

“叶轻纱三人先回到了叶轻眠在校外的房子,发现没人后才找到了他现居的那个别墅,所以说他们兄妹二人之前确实是没有联系的。而且我通过医疗系统的关系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那个叫叶轻依的人,确实和叶轻眠存在血缘关系。”

“这我倒真不清楚,没想到大家族果然真是深不可测,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上。你说叶轻眠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妹妹,而且都这么大了,会是什么想法?”

“吃惊吧,谁知道呢?”钟铭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不过如果他知道了叶轻依其实是叶轻眠的女儿的话,也许会被激发出早已被轮回游戏磨光了的好奇。“另外,我得到消息,境外一个叫湮灭的杀手组织,两天前接到了一笔价值一亿的大单,委托内容是刺杀叶轻依,发布人是叶轻纱。而且根据我的情报,杀手在今天白天已经进入了本市。”

“既然已经有了计划,叶轻纱为什么还要亲自犯嫌前往现场,而不是把自己摘干净呢?”山香爱依旧笑眯眯的问道,饶有兴趣的看着钟铭皱眉思考。

“我的判断是,杀手可能因为叶轻眠保护的原因,执行过程中遇到困难,需要叶轻纱来打开局面配合。这里面也可能有我们不知道交易,或许杀死叶轻依只是第一步,叶轻纱可能还有其他打算要跟叶轻眠谈判,但是闹崩了。”

“看来你也是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啊。”山香爱很满意钟铭的回答,但还是微微摇头,“缺失的信息越多,最终判断结果跟真相的差距也就越远。”

“哦?那就请指教了。”

“在湮灭发布任务的人并不是叶轻纱,尽管那笔钱是从她的账户转出去的。”

“那会是谁?叶轻眠?”

“没错,真正想杀死叶轻依的是叶轻眠本人,而湮灭的任务,是想在除掉叶轻依的同时嫁祸给叶轻纱。那笔钱是经过七八个国家二十多家公司才转到湮灭账户上的,虽然很复杂,但最终如果被追查到底,就会发现最终来源是叶轻纱的账户。至于叶轻纱今天的出现,也许是个偶然,可能也是出乎叶轻眠意料之外的。”山香爱说道,虽然并不准确,但在某些方面还是猜到了真相。

“然后叶轻眠干脆变更了行动计划,让叶轻纱更摘不掉这个黑锅。可是他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呢?仅仅是为了获得家族全部的继承权,维护自己的话语权吗?已经经历过了轮回游戏,难道对这世间的财富权利还看不开吗?”钟铭不解的感慨道。

“是啊,在我们看来,凡人所追求的一切,不过是虚假脆弱的梦幻泡影。可是叶轻眠只不过是一个仅仅经历了三次完整轮回游戏的新人而已,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性格和欲望有所变化是在所难免的。不经历过次选和终选,终究还是一个眼界狭小的普通人罢了。”

“呵呵。你这评价...”钟铭笑了笑,“要是被那些拿叶轻眠毫无办法的监察者听到,恐怕要气死了。”

“不过事实就是如此咯。所以你要记得,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可不是叶轻眠,而是希哦。”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山香爱真的会小看叶轻眠吗?一个连自己都被因此强制变更的内心意志的人,再差能差到哪去?为了金钱和权利?她不觉得叶轻眠会那么肤浅。

“说到这,我倒是有一件事不是很清楚。叶轻眠是怎么做到引起了轮回能量暴动,让轮回游戏进程被迫中止的?”钟铭打探道。

“被当做棋子了,别说引发轮回能量暴动了,就连那种高维能量的简单操控都不是叶轻眠可以做到的,或许付出生命的代价,可以勉强实现一回?”

“被当做棋子?”

“前任轮回掌控者的布局。我不能跟你说太多,即便说了你也记不住,这是你未曾接触过的最高等级抹除,现任掌控者亲自出手的结果。”说到这,山香爱突然童心大起,挑逗似的看着钟铭,“她叫姬空恋。”

“什么?”

“她叫姬空恋。”

“什么?”钟铭能看到山香爱开口,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好像她的话被一种力量屏蔽掉了。

“有意思哦。你看,我说了你也听不见,即使能通过其他方法让你知道了,你也很快会忘记。”说着,山香爱以手代笔,虚空写下了姬空恋的名字,指尖下流淌出了荧光板璀璨的痕迹,清晰的将那个名字展现在了钟铭面前。

“姬空恋。”钟铭默默的念着,可是当虚空的字迹消失的时候,钟铭竟发现那个名字在自己的记忆里被不可阻挡的抹除消失了。“掌控者的手笔,果然可怕。”

“轮回,永远是需要敬畏的。”山香爱严肃的说道。

“是啊,让人自以为看到了,却实际上永远无法看到真相的东西值得敬畏。”

“走了,还有的要忙。”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去把破晓的事情捅给希啊。”山香爱走到门口,回身妩媚的一笑。

寂寞云深无月,夜静心冰似雪。

痛与恨缠绵,爱流连。

只把至亲做鬼,陌路相交如水。

谁眼透迷林,晓君心。

经历了一夜的奔波,关桑面色疲惫的返回叶轻眠的住所。

“都很顺利。”关桑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医院恰好遇到了槃游,顺便解决了。”

“怎么处理的?”

“殉情跳楼。”

“就这样吧。”叶轻眠有些痛苦的闭上眼。

我向往单纯,却步入谜团。

我渴望平和,却堕入不安。

我守护的爱,在危险与死亡边盘旋。

我珍惜的美好,正在离我渐渐遥远。

我最深情的表达,已经被轮回阻断。

我向往光明,却步入黑暗。

我渴望天国,却堕入深渊。

我守护的爱,已迷失在仇恨与混乱。

我珍惜的美好,只能用伤害来保全。

我最深情的表达,只能在梦里呼唤。

河北治疗性病医院
资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河源牛皮癣
河北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资阳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