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木马】诗性何觅,灵魂何依(作品赏析)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1:57:42

——读安黎短篇小说《以公园为邻》

我经常碰到这样一种现象,有时对于好的文学作品,你给它确定体裁时会感到有点困难,比如有些散文和小说,你经常很难对其做出泾渭分明的体裁界定。其实,这也是正常的,人的心灵是自由的,相对应好的文学作品也往往具有自由的品性,是某种单一体裁难以匡范的。对于安黎的这篇小说《以公园为邻》,它原先就是以散文随笔的形式发表的,但我却认为它是小说。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重小说而轻散文的这个体裁偏见所致,也不是因为这篇小说里也有故事与人物形象。一提到小说,就一定是故事或者一定有完整的情节和人物形象等等,这已经是一种有点落伍的文学观念。意识流小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仅从形式上考量,说《以公园为邻》完全就是一篇标准的意识流小说也未尝不可。

当然,形式只是外在的东西。有一些小说和散文也徒有其名而已,我们当前的社会也容得下足够多的文字垃圾。我总觉得,好的文学艺术是需要读者细品的,它对读者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期待,自然也要求作品自身也经得住细品,这二者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事实上从内容上看,这篇《以公园为邻》确实也具备小说的特征,小说的几大要素它都具备。这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当时就为《我与地坛》到底是小说还是散文随笔而争论不已。对比这两篇小说,还真有许多共同之处,它们都是写公园,都写喧嚣都市里一片闹中取静的一隅,都是一个有着很深的人文关怀的知识分子,对于社会,艺术,人生等全方位的艺术遐思来构成主要情节。它们二者具备同样的文学内涵。而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已经成为公认的经典,我相信安黎在写作《以公园为邻》时并没有想到《我与地坛》,自然也谈不上对经典的学习与模仿。但是,他们二人在写公园时,却有着高度的相似性。这不奇怪,远隔旷代都有知音,何况同处于一个时代,智者总会有心灵相通的地方。对于好作品,我们不厌其多,也不怕相似,其实所有的好作品它们总是心灵相通的,它们都有一个开放的姿态,如同蓝天白云一样总有其相似的面貌。阳光之下并无新事。那些过分人为制造和雕琢之事往往会失去一份生活本来的“真”,到头来总会有一个“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的结局在等着我们所有的人。从这种终极关怀的角度上说,这篇散淡自然的《以公园为邻》也是一篇难得的佳作。时隔二十年,总有智者发出同样智慧的吟唱。发现埋没在大量垃圾之下的杰作,也是批评家的责任,在当下这种文学环境里,批评家的这种责任就显得尤其责任重大和有意义。

这篇小说《以公园为邻》,是以“我”的所见、所思、所感为小说的主体。可以说这篇小说是把小说的地点环境要素,特写镜头般地放大了,作为重点来写。其实写环境的目标还是在于写人,言在此而意在彼。由于这样对环境的传神描写,这样就造成一种艺术效果:看似没有重点描写一个人,实际上却如国画中的大写意手法一样,写了许多人。这种着眼全局的写法在精神气质上是一种大气魄,是把具体人上升到人类的高度去写。小说中的那些人,完全可以代表人类整体。所以小说已经具有了象征意义的现代派小说的意味。重新回味小说中写到的具体的人,看似不经意,却形神兼备。比如小说中那一个个人物,那个批发电池的年轻小老板,小说写他已经写到了精神层面,略形取神地写出他的潜藏在体内的贵族化精神气质。写那个没有招牌的缝纫部的下岗的中年妇女,写人物是把环境写得细致入微,显示出人物生存的艰辛。还写到她两个上学的孩子,他们吃骨头汤而母亲在一旁看时的幸福的细节。,这个妇女的丈夫是怎样的,让人颇多联想。但他们三人几乎算是一家人了,小说在这里提到幸福二字,让人颇多感慨,这艰辛的生计里也有幸福,幸福就如同阳光,它会平等地照给每个人。即使我们想象或者说实际上那个妇女就是个寡妇,她也会体验到生活中的属于她自己的那一份幸福。所以小说在这里只是如实写出作者所见,不轻易表露作者作为旁观者的猜测与感情因素,但那妇女的幸福神色却是真切的。还有配钥匙的中年男人,作者写出他苍白枯萎的人生状态,他“有时候眯着眼睛发呆,有时候不知在哪儿拣来一片旧报纸闷头阅读”。作者简单的一笔可以说已经深入到人物内心里去。读者可以因人而异地读出许多人生况味。而这个人物的老父亲呢,“他的老父亲风烛残年,但却在街道上蹬三轮车,摇摇摆摆,让人担心他随时可能从三轮车上摔下来。”读着这样的文字,会让人真切感受到作者的同情心和博大的人道主义情怀。而这种人道主义情怀可以说正是贯穿全篇的一种思想潜流,他是以这种潜流来为地面上的那些琐碎人和事提供精神水源。那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和四十岁仍然打光棍的儿子在摆个自行车修理摊,而儿子因遭遇婚姻挫折而精神失常。这应该是一对可怜的父子,可就是他们这点可怜的生计,也要遭到城管们那种众所周知的光明正大的打击。紧接着作者写到了一个永远站在巷子口朝所有人笑的傻子,小说写这个人物时就抓住一个人物特征,他的笑。笑,这个极平常极富感 彩的动作,在这里蕴含了多少人世间的是是非非,让人感慨万端。

小说写了如上那些个体的人,也写到了许多特定的“群像”人物,有隐蔽的麻将馆里的各种赌客们。有聚居的“担族”河南人,作者通过对他们居住的房子和生活环境的细致描写,写出了他们芸芸众生的群像生存图景。在小说最后一章节“公园里的声音”,用了大量篇幅描写了一群在公园里“搞活动”的人,作者细致地描写了这些人的具体活动内容,他们似乎很有规律和秩序,似乎很有“积极意义”,和那些为生计而奔波的人们相比,他们可以算生活的主人,是这一片土地上的主流人群。作者在素描他的群像时也不时地重点描写其中几个人物,比如那个庞大的没有固定成员的歌唱队里的指挥是个精干的老太太。还有跳舞人群中那打扮时髦的七十岁老太太,作者在这里如实赞叹她和同时,也颇多言外之讽意地指出:“老太太是不是她年处的那个岁月里时尚的风向标呢?”这些养尊处优的人们,他们的休闲娱乐也要刻意弄出这么大的阵势和声音,要突出显示他们的存在,他们头脑里很少有大自然这个概念,他们总是强势的,总是要“领潮流”,他们已经对别人构成了侵犯,比如那个“患心脏病的老大娘”所说的,“因为公园里的声音,她已经从医院里进进出出了三个来回,她担心自己如果第四次住进医院,还能不能喘着气出来。”这个老大娘的无奈和悲哀真是让人震惊,她如果真的死了,那谁是凶手呢?很显然,是公园里那些声音,是那些声音的制造者。可是那些“凶手们”却在理直气壮地进行着“很阳光很主流”的生活内容,他们肆无忌惮地制造者声音,致使“鸟儿受到惊吓,早已逃之夭夭”。小说写了许多人物,前面那些社会底层不幸的人们,公园里这些“主流人群”,他们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对比,他们共同构成了我们的社会人类全景。当然,小说也用大量篇幅描写了公园的里的自然景物,但作者对这些人们司空见惯的自然景物已经上升到生命的高度,哲思的高度上去了,是以一种深刻的人文关怀来写这些景物的。全篇小说就是这样,以人写景,以景写文。而最终落脚点就是人的心灵。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儿,往往是人们心灵寄托的象征之物,人的心灵与鸟儿似乎有了某种深情联系。小说中也深情地写到公园里的鸟儿,小说也是以鸟儿来结束全篇的:“没有鸟儿的公园,就像没有浪花的河流,就像没有光泽的阳光,就像没有浪漫情怀的婚姻,诗性何觅,灵魂何依?”

按理说,这是一篇很写实的文字,“实”得已经有了许多特写镜头,甚至全篇都可以看作是对人对景物的特写镜头。但是,就是如此之“实”,却营造了一片“虚”,一片空灵,一片丰饶的诗意,形而上到了鸟儿飞翔的天空之上。这就是因为文字下面有思想,作者深刻的人道主义情怀可以说正是贯穿全篇的一种思想潜流,他是以这种思想潜流来为大地上的那些琐碎人和事提供精神水源。浇灌出了一片精神的沃土,在写实之上营造了一片巨大的诗性空间。在这篇小说里,人生存的环境成为主角,作者的思想成为主角。这对于传统意义上的小说可以说是一种颠覆,也使得小说有了更多的诗性与哲理。可以说这篇小说有着巨大的思想包融性,诗意的思想可以说如同作者手中一个点石成金的魔杖一样的东西,作者依仗它便能接收和点化所遇到的一切生活细节,将其全部熔炼为具有了诗意与思想的艺术作品。中国古人说,以情观物,物皆有情。以此理而言,而以思想家之眼观生活,生活皆有思想,生活细节的背后总有一双思想的眼睛在注视着。正因为有了深刻的人道主义情怀与思想,才有这了篇杰作。可以说,逼真的现实生活细节,感情的丰饶诗意,与思想的高度与深度,这三者在这篇小说里达到了一种完美而水 融的结合。

共 4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评论家的口吻十足,一个好的作家,首先是评论家。写作一部文学作品,是作家对生活的艺术提炼,把人物和环境的布局以及心态的写实,通过作家的思想,把读者带向一个全所未有的思想开阔地,是一个作家最基本的东西。本文“诗性何觅,灵魂何依”深度解剖了作家安梨的短篇小说《以公园为邻》的结构,其中,很多专业性的论述,让我们读者大开眼界,评论家就是评论家,她的眼光和认识,是一种理性的认识,读者朋友,你慢慢的去理解吧!欣赏问好!倾情推荐!【木马社团编辑:陈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72 01】

1 楼 文友: 201 -07-22 06:26:47 问好老师!欢迎继续赐稿木马!

2 楼 文友: 201 -07-24 15:09:4 祝贺评论家荣获精品文!陈军

 楼 文友: 201 -07-26 16:05:56 拜读精致的评析,享受作者带来的精彩,为作品献分,顶一下!

小孩咳嗽严重痰有血怎么办
小儿肠痉挛腹痛表现有什么
心脏搭桥适应症
玉林湿毒清胶囊有什么功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