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魔武至尊 第206章 破阵渡劫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0:14

魔武至尊 第206章 破阵渡劫

“楚颖你精通阵法,能想办法将这困阵破开嘛?我要出去渡劫。”

丁川此话一出惊的楚颖和xiǎo麒麟脸色骤变,在如此浩大的天劫雷罚下,连扶桑十三太保那以本命精魂滋养的十三根阵旗都被轰的光芒黯淡,在楚颖和xiǎo麒麟看来丁川此举与找死无异。

看到楚颖脸上的吃惊,丁川再次开口问道:“楚颖你有把握破开这大阵嘛?”

“我……”楚颖清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忧虑之色,建议道:“你在大阵里待着岂不更好,不但境界能提升,还能躲过天劫。”

丁川摇了摇头,我如果避开天劫修行那与温室中的花草有何分别,锦鲤只有跳脱出池塘冲入无垠的大海方能在风云际会之时化龙飞去,雏鹰只有在逆风中断翅折翼,才能成为力搏青天的禽皇,而我宁愿被天雷劈死,也不愿躲避不出。

看到丁川那一脸坚毅的神色,楚颖无声的diǎn了diǎn头,莲步轻移开始在大阵中丈量每根银色阵旗的距离,一刻钟后,楚颖在一根银色阵旗下停住了脚步,这跟阵旗跟另外十二根阵旗想比,颜色相对黯淡了些,似乎是缺少了灵气滋养所致。

楚颖红唇轻启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跟阵旗的主人死的最早,因此它是这十三根阵旗中最弱的,原主人留在阵旗内的神念早已快流失殆尽。”

“要怎么做才能破开大阵?”丁川也大步来到这根阵旗下,双目神光湛湛的观察着这杆阵旗的不同之处。

“这十三根阵旗皆是由扶桑十三太保的命魂和精血祭炼多年的宝兵,虽然十三太保已经全都伏诛,但这些阵旗内依然有他们的残念和破碎的神识。”

説到这里楚颖的话语一顿,有些犹豫的接着道:“要破此阵的唯一方法便是找一根波动最弱的阵旗,以修士本身的神识将对方留在阵旗杀光的神识烙印彻底抹除。”

丁川闻言,大踏步上前道:“我来破他神识残念。”

楚颖一把伸出玉手拉住了丁传的臂弯,一双美眸间横波流转,涌现出少许的温情,她黛眉微蹙道:“这个做法是相当凶险的,毕竟扶桑太保的境界都远超过你,如果失败你的神识也将被十三根阵旗吞噬……”

丁川一愣,没想到平日间刁蛮泼辣的楚颖竟然也有如此温顺的模样,他伸出手指刮了下楚颖的琼鼻上,调笑道:“活蹦乱跳的扶桑太保都被我打死了,他们留下的残破神识还有什么可惧的?放心吧!”

丁川盘腿坐在那根银色阵旗下,抱元守一,一道金色的神识探进了银色的阵旗中,陡一进去阵旗中丁川便感到大事不妙,呈混沌状的阵旗空间中,一个满头银发的灵体正在用怨毒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似锋利的刀子令丁川神魂刺痛不已。

“是你。”丁川目泛着一丝惊色,没想到扶桑十三太保都被他斩杀了,但他们的残魂却驻留在了银色阵旗内,丁川从眼前之人的模糊相貌看出这是他当初在竹剑轩下黑手杀的第一名扶桑太保的神识灵体。

“你这个卑鄙阴险的xiǎo子竟然还认得我。”那名满头银发的太保灵体面容扭曲,暴吼道:“我是第一个死在你这样卑微蝼蚁手上的扶桑太保,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我要将你神识破灭。啊……”

那个满头银发的灵体怒发冲冠的向丁川的神识体冲了过来,一副要玉石俱焚的态势。

“嘭!”

丁川果决无比,一脚将冲来的太保灵体踢出去很远,对方只是一道残缺的灵识,根本不是他神识的对手。

“呃啊……尼玛的,你这该死一万遍的xiǎo杂种,我活着的时候你第一个杀我,我死了你连我残破的灵识都要侮辱,老夫要你陪葬。”

那个扶桑太保的灵体叫的很凶,但回应他的是丁川又一记凶狠的旋风腿,将他的灵识体打的险些震碎。

“啊……大哥、二哥……十二哥你们快来帮我灭掉这xiǎo子的神识。”

那道太保灵体竟然震怒得大吼要搬救兵,四五根银色的阵旗轰然震动,射出一道道白光没入了进来,丁川暗叫不好,他刚要向后退去,后背突然被一记鞭腿扫中,他翻腾着向前冲去,然而还未等他站稳耳边又响起了拳风。

“嘭!”一个凶猛的拳头印在了丁川脸上,他闷哼一声横飞了出去。

“四哥、六哥、八哥、九哥怎么就你们四个人,其他人呢?”

“大哥和其他几位兄弟都在被动的抵抗天罚,天雷对于我们这种残碎的灵识威海最大,一个不慎便会神识消散。”

“天呐!我们竟然是在为自己的仇人抵抗天劫,我恨不得立刻将这xiǎo子的灵魂都斩成万段。”

远处丁川那金色的神识体费力的站了起来,冷眼的看着五名太保残识的争吵,缓缓的举起了右手无情的出手了。

“人都死了还留这残识何用,你们都去死吧!”

丁川的金色神识大喝一声,一个紫金色的吞天手暴涌而出,巨大的掌心内黑洞沉浮,将两名扶桑太保的残识直接吸附了过来,而后紫金大手合拢紧握,‘彭彭’两声响,两个扶桑太保的残灵体爆碎成光雨,彻底湮灭。

随着两位太保的残灵体被灭,外界的两根银色阵旗突然间颜色黯淡了许多,高天上浓稠的劫云不断劈落下金色的闪电,整片阵旗困阵剧烈抖动,如那阴风冷雨中的烛火一般随时会熄灭。

“啊……你这阴险狡诈的xiǎo子又下黑手,我一定要将你的神识粉碎。”

“给我一起上,弄死他,不惜一切代价。”

三位扶桑太保的残灵狂吼着向丁川的神识体扑来,那疯狂的态势令阵旗内的空间都紊乱起来。

丁川冷笑一声,道:“几个残灵也敢大言不惭,看我如何炼化你等。”

丁川那金色的神识体一震,一分为二,一个漆黑的神识体出现在旁边,那道漆黑的神识体与丁传的相貌一模一样,但却更加的疯狂邪异,浑身上下都缭绕着滚滚的魔气。

“啊!这,这,你怎么会有两道神识?”三位扶桑太保的残灵被这惊人的一幕吓得生生止住了攻势,一般修士的体内都会有一道性命交修的神识,而今丁川竟然有两道神识,他们难以置信的打量着丁川的两道神识体,一个紫金灿然,神圣无比,一个漆黑如墨,邪异凛然。

丁川的两道神识体同时摊开双手无奈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等你们去了阴曹地府去帮我问问阎王吧!”

“轰!”

两道神识体突然暴起,那个紫金神圣的丁川左手龙雀掌,右手截天指向求前方的三大太保残灵杀了过去;而另一道漆黑如墨的灵识则施展开了战力逆天的神魔八臂神通,快速的欺身上前将一名太保的残灵拎在了手中,八条神魔臂乱舞,将之生生撕碎。

“啊……你这魔鬼,你是个变态的凶魔,你如此对我等,日后扶桑圣主一定会替我们报仇的,到那时你将形神俱灭。”仅剩的两名太保残灵恐惧的嘶吼出声,宣泄着自己心中的不甘。

“明天的事明天再説吧!”丁川残忍的笑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把今天的事干好,送你们十三兄弟形神俱灭,万劫不复。”

数息之间,两道太保残灵被消灭,一金一黑两道神识复归,丁川倏然睁开了双眼,如打了一道闪电般犀利,天空上那无边的劫云雷鸣震天,将场外的十三根银色阵旗劈的震动哀鸣,其中有五根阵旗颜色晦暗,被巨大的雷电直接劈飞了出去,十三根阵旗组成的大阵彻底破裂,而丁川也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身华一道流光快速的冲向了远方。

随着丁川的离去,那遮拢天地的无边劫云也如迅疾无比的跟着丁川的身影飘了过去,浓重的铅云密布,无数道璀璨的雷芒电光劈飞而出,天地间都被雷光所淹没,远处的一片群山在下一刻崩裂坍塌,无数的巨石崩空而起,一道道巨大的金蛇电蟒舞动,似要摧毁一切逆天妄行之人。

楚颖和xiǎo麒麟脸上都不满了惊恐之色,如此浩荡而恐怖的雷罚之下,丁川能保全性命嘛!就在这时,一声雄浑的长啸震彻长空,丁川一头黑亮的头发狂甩乱舞,挺拔健硕的躯体上绽放无量宝辉,惊天的血气如大龙冲霄而上勾动了八方精气,此刻的丁川如一把出鞘的利剑般凌厉无匹,不惧浩荡天威,怒冲向天空中的劫云。

而天穹上那浓无边的劫云似乎也被丁川的举动刺激的暴动起来,无数的闪电交缠到了一起,如一道粗大的雷柱般向丁川镇杀而下。

面对这逆世雷罚丁川长啸一声,轻轻展开了修长的双臂,向雷柱拥抱过去。

“轰。”

一声撼天动地的巨响,无尽的雷光汹涌,粗大无比的雷柱将丁川彻底淹没,巨大的万钧雷霆之力将地表都轰穿了,在原地留下一个直径上百丈的无底洞,空气中到处都是雷罚过后的焦糊味。

当楚颖赶到此地时,看见那深不见底的巨洞时,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在地,眉目中不满了感伤,如此恐怖的天劫下只怕无人能活下来。

“丁xiǎo子不让你逞强你非得逞强,就这么被活活劈死了,连一块骨头都未曾留下。呜呜……”

“xiǎo东西再胡説八道我将你的嘴给缝住。”幽深的无底洞中传出一阵大吼,紧接着传来巨大的震动,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如神魔般从大洞中飞了出来,英挺健硕的无双体魄上缭绕宝辉,举手抬足间都带着巨大的风雷之音,气势强大的可怕。

“啊……无耻流氓。”

楚颖发出了一声穿金裂石的尖叫声,快速用手捂住了双眼,她如玉的脸颊和雪白的颈项上都羞红如血,想到方才丁川赤身露体从无底洞冲出来的画面,她感觉一阵面红耳赤。

而丁川也被楚颖的惊叫声吓了一跳,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他发出了一声比楚颖还要高分贝的惊叫,‘嗖’的一声没入了远方的荒林间,迅速取出几件衣服套在了身上。

“喀嚓!”

丁川刚套了一条裤子,便被一道巨大的黑色闪电劈飞了出去,身体如短线的风筝般斜飞出去,金色的血液沿途洒落。

重庆妇儿医院治病怎么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看病好不好
安顺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贵阳癫痫治疗中心
深圳看妇科到什么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